上虞旅游网|上虞区旅游景点推荐|上虞美食攻略|上虞酒店推荐|上虞旅游攻略
菜单导航

上虞吏治风暴刮倒14人省政府秘书长被控受贿

作者: 上虞旅游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10:37:31

  “这些串案千头万绪,每个人都是这个关系网中的一员,有时候是官员拉出老板,有时是老板拉出官员,也有时是官员拉出官员。”

  冯顺桥:被吏治风暴刮倒的上虞省政府秘书长

  冯顺桥的受审再次显示了党和政府反腐的决心,从上虞吏治风暴刮起那天起,已经有14位官员相继落马,并已有过半的人被判重刑,这让那些自认不太干净的现任官员们惶惶不可终日

  11月14日,上虞省人民政府原秘书长冯顺桥带着官员那份特有的“矜持”出庭受审。他是截至目前在上虞吏治风暴中被“刮倒”的最高级别官员。

  自2005年开始,因个别房地产公司老板案发,以及不断有人举报,上虞省纪检部门旋即介入调查。由此在上虞这座古城刮起了一场“吏治风暴”。而且,风暴愈刮愈烈。此间,在上虞市和新昌县发迹的一些政府官员和房地产老板编织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陆续被戳破……

  据统计,截至目前,上虞吏治风暴已刮倒14名政府官员,被判刑的已过半,刑期都在十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

  冯顺桥被控收受贿赂79.6万元。14日,本报记者独家现场直击此案审理全过程。

  地产商行贿引发官场地震

  回顾古城上虞的这场“吏治风暴”,要追溯到2005年。

  当年,上虞康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板徐孝西东窗事发,于是牵出了诸多受贿案,在上虞引发了一场官场“地震”。

  这些官员中有上虞越城区委书记(原新昌县委副书记)刘德秋、新昌县常务副县长姚锦旗,新昌县土管局局长王敏勇,新昌县财政局副局长陈建军等官员。

  时任上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原新昌县委副书记)蒋永舟,也在此桩腐败窝案中落马,被判11年。

  徐孝西行贿牵出的这一贪腐窝案最终牵涉到副厅级官员———上虞市委副书记(原新昌县委书记)范雪坎。2006年8月22日,范因受贿339万元被判无期徒刑。

  而在上虞市辖下的县级市———上虞,这场风暴同样席卷了一大批官员。2006年11月,时任上虞市委副书记的严永泰和上虞市副市长张吉太因与涉案房地产开发商有密切的经济问题被双规。一个月后,严永泰为争取立功,又将在上虞工作了7年之久的上虞市委书记任其良供出。任其良在调任上虞市委副秘书长一个月后被免职,随后被双规。

  2007年下半年,三人均被判刑,任其良因受贿54万元被判有期徒刑10年;严永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半。张吉太犯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半。

  此间,上虞海滨建设集团董事长杭国涛行贿浮出水面。由此供出了曾向上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金良行贿的诸多情节。一个月后,已调任上虞省开化县县委书记的王金良被双规,今年4月,王金良被判有期徒刑12年。

  然而,这场风暴并没有任何平息的迹象,反而愈刮愈烈。今年年初,上虞市两名副市长谢卫星(原新昌县委书记)和俞永谷,上虞省人民政府秘书长冯顺桥的经济问题也浮出水面。

  今年9月4日,冯顺桥被逮捕;三天后,谢卫星被逮捕;26日,俞永谷也被逮捕。

  10月9日,已经下海经商的新昌县委原副书记程晓帆被逮捕,成为最新落马的官员。

  其实,时至今日,古城上虞的这一吏治风暴到底何时是个头?谁也说不清。但有纪检部门官员表示:“省里是下决心要全面整顿上虞的吏治,不管是谁都将一查到底。”

  老板官员盘根错节

  今年5月冯顺桥被双规后,关于他的经济问题的传言也不胫而走。此前,曾有民间传言,冯顺桥的落马是一地产商所为,此人曾因争夺一黄金地块,被冯顺桥打压入狱,该地产商出狱后,就把冯顺桥的腐败问题举报到了中纪委……

  然而,在庭审中,并没有任何指控事实与这名传言中地产商有关。据检察机关查实,冯顺桥真正落马的原因与大普公司董事长王列东和上虞市原副市长张吉太有关。

  从这一方面来讲,却也印证了此前坊间关于冯顺桥身陷土地出让、房地产开发黑幕传言,也印证了有房地产商直接出钱,为他们所要利用的官员向冯顺桥买官的猜测。

  记者注意到,张吉太受贿一案是在去年9月被判决的,但在其判决书中,并没有提及他曾向冯顺桥行贿的具体细节,然而他和冯顺桥之间的经济问题,半年后被旧话重提,显然,这一线索并没有逃过侦查人员的视野。

  而同样,王列东向上虞市原市委副书记严永泰行贿一案,在去年9月4日就已判决,判决书中也并未提及有关王列东向冯顺桥行贿的案情,但这条线索也同样被侦办人员紧盯不放。

  “冯顺桥被拉下马是迟早的事情,这是看我们办案的需要来决定。”办案人员说,“这些串案千头万绪,每个人都是这个关系网中的一员,有时候是官员拉出老板,有时是老板拉出官员,也有时是官员拉出官员”。

  针对冯顺桥一案,公诉人员指控,自1993年至2006年的13年间,冯顺桥收受大普集团董事长王列东共计35万元的巨额贿赂;2003年至2005年间,冯顺桥收受上虞市原副市长张吉太巨额贿赂44.6万元。

  作为权钱交易的一方,冯顺桥利用任上虞市市长、市委书记、上虞市市长、市委书记以及后来的上虞省人民政府秘书长的职务之便,为王列东个人以及公司在拆借财政资金、获得土地、减轻行政处罚、银行贷款以及子女就业等方面提供帮助,为张吉太从上虞市交通局局长一职升任上虞市副市长向组织部门打招呼,并提出倾向性意见。

  被告席上的省政府秘书长

  庭审中,冯顺桥穿着杭州市看守所囚服,很平静地站到了被告席上。他戴一副金丝眼镜,文文弱弱,却依旧无法放下官员那份特有的“矜持”。

  面对法官的讯问和公诉人员的指控,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语气尽量缓和简短,很少辩解,基本上都回答:“是事实”、“没异议”、“明白了”。

  王列东在笔录中交代,早在1988年冯顺桥还在担任镇干部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而真正相熟是在冯顺桥担任上虞市委组织部部长的时候。1993年,冯顺桥担任上虞市副市长,从那年开始,每年春节他都要给冯顺桥儿子压岁钱,两家过从甚密。王列东估计这十多年里,他一共给了冯顺桥儿子10万元的“压岁钱”。

  “1999年,冯顺桥在上虞市的新房装修,我送去了10万元;这一年,冯顺桥的儿子考上了上虞同济大学,我又以祝贺的名义送了5万元;2006年春节,我以拜年为由给了他10万元,让他自己办点年货。”王列东交代。

  针对收受王列东35万元贿赂的指控,冯顺桥供认不讳。

  与王列东这种赤裸裸的现金贿赂相比,张吉太的行贿方式就显得“技巧”多了。据检察机关查明,张吉太为取得冯顺桥的信任和好感,以提供投资信息向冯顺桥示好。他事先和冯顺桥商量,可以投资挖掘机,并以出租的方式收益。

  在取得冯顺桥默许后,2003年7月,张吉太让一个建筑老板将38.6万元送到了冯顺桥小舅子手中,然后由其小舅子出面购置挖掘机,再返租给建筑老板获利;此后,张吉太又分多次送给冯顺桥6万元人民币。

  冯顺桥当庭承认,检察机关的指控是事实。他也承认在他仕途青云直上的十多年间,利用职务便利给了王列东和张吉太帮助。

  从公诉人员宣读的笔录中,记者注意到,自1993年4月至1995年5月,时任上虞市市长的冯顺桥帮王列东拆借了上虞市财政资金一亿元,又帮王列东在上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极低的价格取得了较好位置的土地100亩。

  此后,王列东的公司在冯顺桥的帮助下,先后减免电费1800万元之巨;2003年,王列东的公司因“逃汇”,面临上虞省外汇管理局的处罚,冯顺桥又为他打招呼,最终只受到罚款300万元的最低限度处罚;同年,大普集团收购上虞一房地产公司,在冯顺桥的帮助下,直接从银行转贷1.2亿元人民币。

  2004年,冯顺桥任上虞省政府秘书长,在他的帮助下,王列东的两个女儿分别被安排到盐业和能源部门的岗位上。

  如果把王列东与冯顺桥之间的关系看成官商勾结的话,张吉太与冯顺桥之间则属于“买官卖官”的关系。法庭还查明,2002年年底,上虞市各县市(区)领导班子调整,时任上虞市交通局局长的张吉太因年龄偏大、口碑不佳的原因,很难再升迁上虞市副市长一职,为此,冯顺桥作为上虞市市委书记,直接向组织部门提出三条倾向性意见,最终让张吉太顺利地戴上了副市长的乌纱帽。

  在旁听席上,记者找到了几位来自上虞和上虞当地的老百姓,他们告诉记者,冯顺桥在上虞最有名的是铁腕拆迁。他在任期间,大力主持旧城改造,在塑造政绩同时改善了上虞环境,是“上虞2500年建城史上对上虞改变最大的官员”。

  他们也不否认,冯顺桥的旧城改造之举也遭到非议。上虞市有一段新民谣———“上虞十桥”,其中有一桥是讥讽冯顺桥的,内容是“拆东拆西冯顺桥”。意指他对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搞建设性破坏”。

  庭审中,冯顺桥的两名辩护律师没有太多的辩护意见;公诉人员除了就起诉书上指控的事实进行陈述和质证外,还就冯顺桥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认罪态度良好、退赃积极进行了举证。

  庭审结束前,冯顺桥表示了悔意。据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择日对本案作出判决。

  冯顺桥的受审再次显示了党和政府反腐的决心,从上虞吏治风暴刮起那天起,已经有14位官员相继落马,并已有过半的人被判重刑。然而,风暴并没有停止的迹象。正是这一点,让那些自认为不太干净的现任官员们惶惶不可终日。

  正如纪检部门的同志所说:这次省里是动真格的,任谁都一查到底。 (余东明)